推薦同學:章樂弘(S.4E)、鄺彥婷(S.4E)、 王顥頤(S.4E)
推介書目:《霓裳•張愛玲》
作者:陶方宣著
推薦形式:對答




一齊:

時時讀,處處讀。又到了學生心水好書推介兩分鐘的時間。
王顥頤:
我是高貴優雅最鍾意著長裙在鋼琴上飛舞的王顥頤。

章樂弘:

我是最鍾意著住波衫在球場上馳騁的章樂弘。
鄺彥婷:
我是好有書卷味的文學少女,平時鍾意著素色的平底鞋,遊走於書卷之間的鄺彥婷。

王顥頤:

咦?章樂弘你今日著這套校服好醒目,好靚仔喎。平時見你穿著波衫紅橙黃綠甚麼顏色都有,我估在中四入面就只有你穿得這麼高調。

鄺彥婷:

高調又不是錯喎,在張愛玲眼中,高調的衣服才是美呀!
章樂弘:
我英俊瀟灑,高大威猛,怎需要靠衣著呢?

鄺彥婷:

既然大家趣味相投,那麼喜歡研究衣著,不如我介紹本書給大家看看啦!這本是陶方宣寫的《霓裳•張愛玲》,作者分析了張愛玲怎樣用她的文字描寫衣服。

章樂弘:

我都看過這本書呀!書中的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,張愛玲提及男人一生中有兩個女人,一個是熱情奔放的紅玫瑰,一個是高貴優雅的白玫瑰。
王顥頤:
那張愛玲是怎樣寫紅玫瑰和白玫瑰的?

鄺彥婷:

張愛玲是用衣服襯托出主角的性格,在張愛玲筆下的紅玫瑰經常穿著顏色鮮艷的衣服,這種濃麗的色彩烘托出紅玫瑰剛強的個性和她的奔放。

章樂弘:

哦~ 原來張愛玲筆下的紅玫瑰是這樣的~ 那白玫瑰又是怎樣呢?
王顥頤:
白玫瑰就正正與紅玫瑰相反。作為一個妻子,在一個家庭,在一個男權當代的社會,失去了自己的婚姻,即使知道了自己丈夫的心不在自己的心上,但都不能自己作主。
章樂弘:
聽你兩個分析,張愛玲的文字就好似整衣服一樣,一針一線,將人物刻畫得生動細膩。
鄺彥婷:

唔單止衣服呀,就連一頂帽一對鞋,佢都可以描寫得好仔細。

王顥頤:

我看過其中一篇令我最深刻的文章是叫《白色兔子絨毛拖鞋》,這篇故事是講述張愛玲在《十八春》中提及到曼路為了想挽留自己的丈夫,竟然湊合自己的親妹和丈夫,白色兔子絨毛拖鞋是女主角唯一的依靠,當她丈夫很晚才回來,她就會摸著拖鞋,令她感到有安全感。
章樂弘:

嘩!個女主角好慘,我就不一樣啦,雖然你兩個不是我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兩朵玫瑰,但你兩個都是我人生之中最重要的兩個同學,加上今年我是圖書館領袖生,如果大家有甚麼疑問或者有任何借書上的問題都可以來找我,我會很樂意解答大家的問題啦!

鄺彥婷:
王顥頤:

見到大家那麼可愛的眼睛,相信大家一定好想借這本《霓裳•張愛玲》,還不快些上圖書館?!
一齊:
多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