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新木地板
──電鑽車磨及油地板漆

一、修苦行

我家的木地板由小方塊木地板鋪設而成,而每一小方塊木地板又由七條小木條合成。於新居入伙時,我們請人車磨過木地板及油過地板漆,此後廿多年來,前十多年每隔幾年就翻油一次地板漆,接著就沒有再油了。這樣的木地板,有不少已露出原木。雖然如此,我覺得只要翻新一下,應還可以再用一段長時間。為了環保,為了愛惜地球資源,我決定把那些木地板用到不能再用為止。

我本來打算請人翻新,但我和太太仍居住於此,無論廳或房都放置了傢俱和物件,我們只能把某房子的傢俱物件搬到另一房子,先做完一間房子,再輪流做另一房子和廳,這樣一步一步來做,恐怕沒有人願意接這種小生意。最後我決定自己嘗試一下。

我沒有車磨木地板的機器,怎麼辦呢?我想到兩個方法:一、用小型沙紙機;二、用電鑽加轉盤和沙紙。在網上討論區,我問有沒有人試過用這兩個方法為全屋車磨木地板,回應是沒有人試過,而回應者多勸我請專人來做,並說用那些方法做出來的木地板會高低不平。

我沒有小型沙紙機,但廿多年前買了一把電鑽,附有轉盤,我拿出來試驗一下,我發覺可以把木地板的舊漆磨走,只要力度均勻,磨出來的木地板大致平坦。由這一點嘗試開始,慢慢從這一間房子到另一間房子,從這邊廳到那邊廳,結果全屋幾百平方呎的木地板都車磨過了,不過這是非常辛苦的工作,其中需要有很大的毅力和很強的意志,我覺得這好像是在家居維修中修苦行!

二、修補及車磨

我首先檢查有沒有木地板鬆脫。即使沒有完全鬆脫,只有部分鬆脫,也用漆鏟、螺絲批、鎚子等工具把它們撬起,然後清潔乾淨木地板和地台,再重新把木地板黏貼在地台上。若木地板和地台之間有空隙,則以木碎填塞。至於黏合劑,我用慢乾的免釘膠〔又名「釘膠」或「液體釘」〕,因為它乾透後非常牢固,能代替釘子,而且在未乾時,可把溢出的免釘膠抹走。

其次檢查木地板之間有沒有罅隙。我試過用白膠漿混木屑填補罅隙,但後來發現有現成的木器填補漿〔我用的叫「活佛來」〕,只要選購跟木地板相近的顏色,用它來填補木地板的罅隙,不但方便,而且效果不錯。填補方法是用漆鏟把填補漿壓入罅隙內,然後用漆鏟抹平,待它稍乾後,再用扭乾的濕布抹去溢出罅隙外的填補漿。

修補妥當後,下一步就是用電鑽加轉盤和沙紙車磨木地板。由於我家的木地板屬柚木,而且積了多層舊漆,因此要用60號較鋒利的沙紙。先將沙紙剪成轉盤大小的圓形,並在中央開孔,再沿著孔的周圍剪幾刀,好讓沙紙可緊貼轉盤中央微陷的「杯形」。當沙紙中央壓成「杯形」後,再在沙紙背面的「杯形」部位加貼縐紋膠紙,目的是使沙紙中央部位較為堅韌,否則在車磨木地板時,沙紙中央很易扯破。預先準備多一些剪好和貼上縐紋膠紙的沙紙,因為沙紙一旦鈍了,就要更換。

車磨木地板時,轉盤與木地板大約保持15度角,緊握及調節電鑽把手的位置,順著木地板的直條緩緩推進,並利用轉盤塑膠的彈力,把轉盤壓在木地板上,將舊漆磨走。我發覺轉盤塑膠的彈性會影響車磨的效能,我另外買了兩個轉盤,但都不及電鑽原先附屬的轉盤那麼好用。至於電鑽的轉速,可用較低的速度,總之在經驗中逐漸調節。

車磨時,木屑到處飛揚,煙塵瀰漫,因此最好配戴眼罩和專業用隔塵口罩,否則兩個鼻孔都會充滿木屑。若只車磨少量木地板,這個方法是可取的;若車磨全屋的木地板,實在辛苦。我完成車磨全屋木地板工作後,連手指也覺疼痛。至於那把電鑽,經過如此摧殘後,我不禁對它生起一點愛護之情,幸好它的性能依然良好。

三、油地板漆

用60號沙紙車磨過的木地板,十分粗糙,我分別用80號和500號沙紙再打磨。打磨平滑後,就可以油地板漆。不過,在油地板漆前,應徹底清除所有木屑;在油的過程中,最好關上窗戶,以免外面的灰塵粘在地板漆上。

香港人習慣說「打水晶地蠟」,其實那是油地板漆,即在木地板上加一層保護膜。地板漆是一種油漆,而不是蠟。傳統所用的木地板漆,多屬油性,含有機溶劑,氣味強烈,不但對人體有害,而且破壞環境。我和太太都希望選用適合的水性地板漆,但一般水性地板漆多不夠堅硬。

經五金店舖老闆介紹,我訂購了一罐水性地板漆,叫Trimeta。我試油了一部分木地板,乾了後,我坐在小膠凳上,沒有刻意拖拉,只是稍為搖動身體,我發覺凳腳下的木地板已刮花了。難道在香港真的買不到堅硬的水性地板漆嗎?

又經五金舖老闆推薦,我唯有試用傳統著名油性地板漆 V33〔有 些人誤讀為 3V3〕。那桶 V33地板漆應是貨尾,因為原產地法國已停 止生產。我試油一間房子,我戴上具過濾有毒氣體功能的口罩,當我 低頭油木地板之際,我太太說有一隻蒼蠅飛了入屋內,我不以為然, 完成之後,順手關門,而房子的窗戶一早已關上,我不知道那隻蒼蠅 已飛了入房間內。我和太太跟著外出,六小時後回家,打開房門,發 現木地板上有一個黑點,走近一看,原來是一隻蒼蠅。啊,甲醛的毒 性真厲害!如果換了是人,我相信也會凶多吉少。

V33 地板漆的氣味非常濃烈,久久不散。在網上討論區,有一位做地板的師傅告訴我,要 V33地板漆的氣味完全散失,至少要半年時間。他說金屋牌地板漆的氣味沒那麼濃烈,但油漆的品質不及 V33,不過只要懂得「開油」,金屋牌地板漆也可以用。他教我用亞士通混和金屋牌地板漆,第一層地板漆和亞士通的比例是50%與0%,第二層是70%與30%,第三層是85%與15%。如果想多油一兩層,開頭幾層都用第一層的比例。

我和太太都難以忍受 V33的濃烈氣味,我做了一個決定,就是把那間房子的 V33地板漆磨走。在找不到適合的水性地板漆的情況下,我唯有改用金屋牌地板漆。亞士通也是有機溶劑,我不想使用,所以沒有依照那位師傅的指示,只直接使用金屋牌地板漆。油了一層,我用500 號沙紙打磨,清潔乾淨後,再油第二層,又打磨,然後油第三層。我總算替一間房子的木地板加了保護膜。

金屋牌地板漆的氣味雖然不算太濃烈,但幾天後仍然不散。我嘗試了一些去除氣味的方法,包括擺放活性炭和虎尾蘭,但我發覺那些方法並沒有什麼效用,最有用的其實是打開窗戶,讓氣味隨風飄散。

在有點無奈下,我又為另一間房子油了金屋牌地板漆。正當準備為廳油金屋牌地板漆之際,我太太從網上發現:伊度巴環保水性40% 啞光透明地板漆。我稍為研究後,決定一試。試驗結果,我發現這種地板漆的硬度不錯,色澤自然,而最大的好處當然是對人體無害,不會破壞環境。雖然它的價錢是金屋地板漆的三倍,而且可能三幾年要翻油一次,但我和太太都認為是值得的。除了兩間房子外,全屋其餘的木地板都油了這種地板漆。油了第一層,我用500 號沙紙打磨,清潔乾淨後,再油第二層,我一共油了四層。到現在已一年多了,木地板沒有問題〔見下圖〕。

翻新木地板,對我來說,初期純粹為了翻新,但到了後期,除了翻新外,還有多一重意義,那就是意志與毅力的磨練。

 

回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