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「德蘭修女」(下):閱讀內在心路

    我讀完《德蕾莎修女傳:在愛中行走》,接著讀了《德蘭修女來
作我的光》,這是一本記述德蘭修女的內在心路的書籍。

    德蘭修女的工作獲得普世的肯定和讚賞,但她內心的痛苦卻鮮為
人知。這本書的編著者搜集和整理了德蘭修女幾十年來寫給主教和神
師的信件,透過這些第一手資料,也可窺探一下德蘭修女的心路歷程
。

    德蘭修女於十二歲那年(一九二二年),已覺得幫助窮人是她的
使命。到了十八歲,她決定離家去當修女。一九四二年四月,她更許
了一個私願:「天主要求我的,我必給祂,反悔如犯大罪。」為了實
踐私願,德蘭修女養成了立刻回應天主的習慣。

    一九四六年六月十日,德蘭修女聽到耶穌的召喚:「來,來,把
我帶到窮人的洞穴中。──來作我的光。」她盼望在印度的加爾各答
成立仁愛傳教修女會,為那裡的窮人服務。在等候長上辨別她的召喚
的真偽以及等待教廷批准期間,她經歷了等待之苦以及很多磨難。一
九五○年十月七日,仁愛傳教修女會終於成立,並展開各種救助窮人
的工作。

    隨著修女會逐漸取得豐碩成果,德蘭修女內心的痛苦日益加深,
她終於向總主教和神師透露自己內心的黑暗:「神父──我從四九年
、五○年,這可怕的失落感──一種無法形容的黑暗──孤獨──對
天主不間斷的切望──帶給我心深處一種痛苦。──我真的無法理解
這黑暗──無論用心或理智都無法理解。──天主在我的靈魂中缺席
──我的靈魂裡沒有天主。──切望所帶來的痛苦如此巨大──我只
是切望又切望天主──可是我總覺得──祂不接受我──祂不在。─
─……天主不接受我。──有時候──我聽見自己的內心呼叫──『
我的天主』,別無其他。──我無法解釋這種折磨與痛苦。」

    德蘭修女的內心陷入黑暗當中,卻找不到原因。以前與天主、耶
穌共融的神慰消失了,現在只有苦澀的神枯。她不覺得天主臨在,不
覺得與耶穌結合,她的生命只建立在純然的信德之上。她極渴望與天
主合一,但卻感到很遙遠。她甚至多次提到對耶穌只有「盲目的信任
」。不過,她仍忠於當日耶穌的召喚,實踐她早年的私願,仁愛傳教
修女會的工作不斷擴展。

    到了七○年代後期,德蘭修女的生命進入一個新境界。她不再探
究或質疑內心黑暗的奧秘,她接受黑暗,接受天主的一切安排,並以
微笑接受一切。她學會與痛苦為友,甚至愛上痛苦。德蘭修女在一篇
禱文中說:「耶穌,我接受任何你給我的,我獻上任何你所要的。」

    德蘭修女渴望與天主、耶穌融合而不得,這不但使她深深體會到
耶穌在十字架上所說的「我渴」──對世人的想念與渴求,亦使她非
常了解沒人接受、沒有愛顧、沒有照料的感覺,這對她與窮人認同,
以及得到他們的信任和愛戴,很有幫助。她說:「街上的窮人沒人接
受、沒人愛顧、沒人承認的情況──正是我對耶穌之愛以及我的屬靈
生活的真實寫照。」她又說:「沒有痛苦,我們的工作只是社會工作
,當然很好,很有幫助,但那就不是耶穌基督的工作。」

    德蘭修女在未接受內心的黑暗之前,她一直縈繞心頭的問題是:
為何我如此服從天主,卻感覺不到與天主臨在?這是否與我念有關呢
?我念是不是她感覺不到天主臨在的障礙呢?這一點,德蘭修女在給
主教的信中也曾提及:「這些年來我一定是充滿了自我──因為天主
要花這樣長的時間把我掏空。──希望有一天等我真的完全虛空了自
己,祂就會來。」德蘭修女這樣說,我覺得她不但是一個很真實的人
,而且我念亦很輕。

    我閱讀這本書到了尾聲,即德蘭修女八十七歲辭世的部分,有一
種氣感瀰漫全身,並維持了數秒鐘之久,這是我的心靈給一個不平凡
的生命的迴響吧。



〔2010/8/7〕

  

回目錄